[悲惨世界][鼠疫AU]片段

随便码俩段子,以1830的霍乱大爆发为背景,但它其实是《鼠疫》的AU……这些存在主义者啊……他们几乎可以和ABC无缝衔接,根本不用AU,把人名换一换就………………


“霍乱就是这样出现的……谁也无法说清它从何而来,或许像天罚一样承继自众神还会对人说话的年代。起初是少数人,后来是街区,更多的人群和坟墓。他们曾经有错觉:瘟疫也会挑选它判刑的对象,因为他在救济院与贫民区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遮蔽了所有视线……巴黎的大地自内而外地裂开,吐出她所有的苦难,对人们一视同仁。再后来人们说,瘟疫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它就是生存本身。
“他们看到,许多家境良好的医师与尚未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组织起治疗队,走向了那里,领头的那人说,既然瘟疫使所有人共命运,那么我也与他们一样,在她面前不存在差异。他夜以继日地工作,仿佛不曾感受到绝望,仿佛永远不会疲倦。他不要人们称他高尚,因为那会使本应出自本能与正义的行为成为偶然,成为不可多得的个例。于是,这些人分担了他们的瘟疫,也分担了他们被判的刑罚。那个年轻人,我听到别人叫他的名字,他是严苛的、疲倦的……战斗的。
“停下吧,公白飞。有一次,有人对他说。在死亡面前,你不必毫无保留。
“我痛恨死亡。他说。但我只能毫无保留。”

评论(2)
热度(57)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