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还行不行了……三天两头登不上去,首页刷不动还限流,留个言都数次刷新失败…………

+

[Fassavoy鲨美拉郎][古希腊AU]群魔 Part 4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沙丘之子】

CP:Stelios/Leto Atreides II

Summary:Leto与Stelios,也可以看作俄瑞斯忒斯与皮拉德斯的另一种改编。原典可见埃斯库罗斯与欧里庇得斯的《俄瑞斯忒斯》系列,阿伽门农一家子的悲剧都是由此而来的。

为 @Mouisanya 而写的文。纪念伦敦。


【前篇】

Part1 Part2 Part3


【Fidelio君 @La Note Bleue 为此文做的插图,请高声赞美】

I II III


IV.


自那以后,Stelios...

+

关于鲨美古希腊AU,他其实是角色拉郎……并不是RPS……这点我觉得还是要解释一下……

另外,这文的时间背景是被我有意隐藏掉的,细节之类的尽量做模糊化处理了,因为归根结底沙丘他是个科幻(。按俄瑞斯忒亚原作来说,应该是特洛伊战争之后阿伽门农丧命那一阶段(文里写的还要比这更晚一些),不是Stelios所在的温泉关之战时代,二者前后相差……呃,有一千年_(:3」∠)_

总体而言是好几部作品的杂糅Xover,有什么细节错误的地方还请不吝赐教……

+

[Fassavoy鲨美拉郎][古希腊AU]群魔 Part 3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沙丘之子】

CP:Stelios/Leto Atreides II

Summary:Leto与Stelios,也可以看作俄瑞斯忒斯与皮拉德斯的另一种改编。原典可见埃斯库罗斯与欧里庇得斯的《俄瑞斯忒斯》系列,阿伽门农一家子的悲剧都是由此而来的。

仍然是吾友Fidelio姑娘为这文所做的插图,请大家都来赞美!

科林斯特产点我


III.


离开迷宫般的庭院,转入大路,走向山间,临近河流的地方有一片可以掩盖行迹的森林,黑夜中仅有的脱身之地,几乎没有动静的水面之上闪着微弱的波光。来时他们谨慎行路,所幸没有追兵尾随,禁术的影响看来一时半刻无法消弭。...


+

来自Star太太的宝钻系列周边~真心美如画啊

+

[Fassavoy鲨美拉郎][古希腊AU]群魔 Part 2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沙丘之子】

CP:Stelios/Leto Atreides II

Summary:Leto与Stelios,也可以看作俄瑞斯忒斯与皮拉德斯的另一种改编。原典可见埃斯库罗斯与欧里庇得斯的《俄瑞斯忒斯》系列,阿伽门农一家子的悲剧都是由此而来的。

感谢吾友 @La Note Bleue 为这篇文画的插,让我雀跃了一晚上,您摸得好一手科林斯特产葱烧鲤鱼(不

插图点我

说真的这图太美了,我甚至觉得大家不用看后文了,请自行脑补就好……_(:з」∠)_


由于莫名敏感词而只能外链的更新

AO3地址


有的人就是热爱战损,我知道...

+

[Fassavoy鲨美拉郎][古希腊AU]群魔 Part 1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沙丘之子】

CP:Stelios/Leto Atreides II

Summary:Leto与Stelios,也可以看作俄瑞斯忒斯与皮拉德斯的另一种改编。

附注:看完沙丘之后一直觉得Leto一家非常有古希腊悲剧气息,年轻的王子流亡,复仇,弑亲,最后陷入可能的疯狂,如此接近俄瑞斯忒斯的故事。于是我就下手了,借用了埃斯库罗斯的原典和一些现代改编。

以及汤上的这两张图:Tumblr


To My Dearest  @Mouisanya

自看完XMA后在伦敦下雨的傍晚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时起,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下笔,现在又获得了灵感...

+

我想弄ABC众原著向的本,前两年计划过一个,跳票了,这次把文写得差不多了再说。名字想好了就叫私人生活场景,原则是每人一个十九世纪主题或情境相关的短篇,也可根据适当情况调整,比如博须埃跟若李算在同一篇之类的(。然后可能把以前公开过的不那么丢人的也塞进去……目前E(死神)和R(恩克特翁)的都有了,古费的基督山xover还差一点,热安的写了三分之一因为丢人从没放出来过……向导应该是鼠疫AU,别人的还没想。

除了大悲我还是想弄EC本子,到底是旧长篇放完还是新短篇没想好,反正至少有两个短篇债先还……去年被狼3弄得万念俱灰,现在只想管他妈的,我先自己爽了再说别的。

去年咸鱼了挺久,事实证明不管是主业还...

+

[悲惨世界][Elisabeth]死神与少年 G

安灼拉,与和死神有关的记忆。

声明:我不拥有他们。我只是心血来潮。


死神与少年


安灼拉第一次见到死神时是在七岁。

他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死亡在孩子来得及有记忆前带走了他的双亲。他们指定年幼的安灼拉先生唯一的亲人——他的叔父做孩子的监护人。这位先生年迈体弱,无力再承担教育幼童的责任,于是,脾气乖僻的老绅士把他托付给一位家庭教师。因着死神的缘故,安灼拉的童年在一所近似苦修士的居所中度过。一位沉默寡言、终日身着黑衣的家庭教师是他唯一的陪伴,他曾经是教士。

人们说,他是一个红党,满脑子恐怖的思想。又说他曾经投票处死国王,是93年的幽灵复活在人间。因此...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3

很久没更了这次更得长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个拉郎(娘)配终于见面了不是(。


3.


对于巴黎上流社会的游手好闲者来说,1831年的圣诞前夜是个尤为特殊的日子,那天发生的事情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为人津津乐道。人们早早获悉,银行家、商会首富唐格拉尔先生一反平常的阴沉吝啬,大排场地宣布要在他的宅子里举行跳舞会。消息一出,众说纷纭。心思活络的人早就指出,这场表面普通,实则暗藏玄机的舞会一定有大热闹可看。那位做父亲的向来行事狡诈,必定是希望借此盛会一举击破那些流传甚广的、关于他的事业已经一败涂地的传言,同时还要宣布他那位傲慢又美丽的千金已经觅得一位新的良婿,只待吉日签下婚约。...

+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