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弃疗,不混圈。

[悲惨世界][RE]恩克特翁


一次接受爱与表达爱的尝试,一次失败。
在安灼拉学会爱人之前,他必须领会到,在被颂扬的爱之前,有一种迷惑的、自私的,但必要的爱。
梗来自 @dome 君的“街垒上是阿波罗,酒馆里是狄安娜”
没什么新意的Canon,请注意避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前夜,一切都在沸腾,拿三色旗的人、拿刺刀与手枪的人、大学生、工人、艺术家、铺路的石板、拆散的酒桶、饮料店外快要融化的地面翻卷着的纸张与尘埃,总而言之,一切。与四月的情景不同,那时在秘密中翻涌着的热浪,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可遏止的了,在最后一次交头接耳、筹划着第二天分发武器与建造街垒的细节后,科林斯的秘密会议已经结束,在ABC社的人员再次各走一...

《悲惨世界》个人站搬家

建了个子博客,把原来发在围脖和blog的LM资料都搬过来了,包括之前锁定的论文贴,以后就在这里更新LM相关的东西。地址:http://carpehoras.lofter.com/

[悲惨世界][ER]乌鸦 PG13

CP:Enjolras/Grantaire

分级:PG-13

衍生:《悲惨世界》原著

概述:1832年6月6日一个片段。所有人都死了。并且还没人给他们收尸。妈的,棒极了。

警告:详细的血腥场面。翻译改自王佐良译苏格兰民谣。

归档时发现lft里少了这篇,现在搬过来。

有人说天赋异禀者能够透过动物的眼睛看过去和未来。诸神保佑,属于女巫、中世纪和米什莱的说辞。安灼拉,我不知道你若听到这荒谬的说法,是会皱起眉来还是不屑一顾,对于你的反应,我从不知道,不像公白飞,他会说他什么都不拒绝,也因此什么都不肯定。在以前灌下太多的苦艾酒,最后昏昏沉沉连步履都迈不开一头倒在角落的那段时间里,我倒确实思忖过,...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