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4 下

完结!


由于伤势所限,古费拉克无法站起来,只得微微欠身,示意欧仁妮在唯一一把椅子上坐下,让自己直面她探询的目光。与此前的针锋相对不同,一种心照不宣的平静弥漫在这间狭小的公寓里,仿佛他们已经成了某一桩罪行的共犯。

“看来,您与一位医生住在一起,”最后,欧仁妮打破了沉默,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墙上公白飞的一张解剖图,“他是您的兄弟吗?”

“他是我的朋友——不过,也确实可以说是我的兄弟。为此,我要向您道谢。”

“因为我没有去告发你们?”

“还因为您没有让我留在那里自生自灭,”年轻人平静地回答,“我并不怕死,但那天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候。”

她挑了挑眉,用惯常的讽刺语气说:

“您似乎...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4 上

故事接近尾声,写这一章的时候却发现字数又超了,算了不管了,反正我弃疗了,于是分成了上下两部分。


4.


古费拉克想要揍格朗泰尔的脸一拳,这是他挣扎着从头痛欲裂和干渴中醒来,听到这酒鬼正在他床边喋喋不休地讲述着自己的奇遇时,脑海里油然而生的第一个愿望。这股冲动在他挨了公白飞一顿温和但有效的威慑、好不容易存活下来之后甚至变得更加强烈了,可惜扑了个空。(“整整一支小分队!”几乎从不说重话的公白飞说,加重了包扎伤口的力道,“见鬼!”)

年轻的工科学生刚刚恢复神智,便发现自己身在码头附近的医学生公寓里,周围一如既往充满了他的朋友,正在热火朝天地交谈,仿佛几天前的动荡和冒险不过是一场梦。唯...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3

很久没更了这次更得长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个拉郎(娘)配终于见面了不是(。


3.


对于巴黎上流社会的游手好闲者来说,1831年的圣诞前夜是个尤为特殊的日子,那天发生的事情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为人津津乐道。人们早早获悉,银行家、商会首富唐格拉尔先生一反平常的阴沉吝啬,大排场地宣布要在他的宅子里举行跳舞会。消息一出,众说纷纭。心思活络的人早就指出,这场表面普通,实则暗藏玄机的舞会一定有大热闹可看。那位做父亲的向来行事狡诈,必定是希望借此盛会一举击破那些流传甚广的、关于他的事业已经一败涂地的传言,同时还要宣布他那位傲慢又美丽的千金已经觅得一位新的良婿,只待吉日签下婚约。...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2

2. 

青年人的友谊!就像易燃的火苗扔进蓬勃的树林里,一下便演变为不可遏止的大火并呈燎原之势了。这奇妙的友情里包括冲动、仗义、志同道合、纯洁的理想甚至牺牲,也囊括更世俗的金钱往来或争风吃醋等无伤大雅的情谊,但决不包括那种成年人眼里最大的美德:守口如瓶。 

自从上一次在缪尚聚会后,马吕斯很快发现,他的朋友们渐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调侃自己宛如苦修士一般的单恋生活上了,这使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此,他好不容易才杜绝了曾经一见到古费拉克就逃跑的习惯,与此同时,对方给他的风流忠告却神奇地减少了。有一次马吕斯在街上遇到他,这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头一次地没有追上来开玩笑,而只是招了招手便离...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古费拉克&欧仁妮 Part1

答应基友写个搞笑向的Xover……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 
CP:人物涉及古费拉克&欧仁妮·唐格拉尔,没有BG,这俩都不直,全员友情向

Warning:照理说这俩人碰不上,时间不对,但反正是拉郎(娘)?请无视BUG。
这个Xover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把基督山伯爵的时间线前置,此时伯爵已经完成复仇去东方逍遥了。相对地,作为复仇的后果,欧仁妮的父亲破产了。而古费拉克家的情况全都是我胡扯的,反正他随便塞到哪个十九世纪其他主题小说里都不违和而且他爸还有个德。请当做搞笑设定看待,不要当真。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一八三一年冬,在罗兰·德...

+

[悲惨世界][星舰AU]段子接龙集

和丙的报社段子接龙,起因是微博上那个呼叫人民的神翻译,于是脑洞瞬间进入星舰时代。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没有成品,没有售后(。


==


几乎没人会手动发超光速信号,不过幸好他们有公白飞。“要两个月。”若李说,“医学院也开基础物理,好吗?”

“两个月,好极了。那时我们都不在了。”R要和弗以伊碰杯,被狠瞪了一眼。

“人民还在。”安灼拉说,抱着胳膊看示数闪烁,那表示他们的呼唤正传向母星巴黎。


“星舰启动口令?”面板闪烁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电子女声说。

“法兰西革命。”


星舰应声启动。引擎轰鸣如管风琴,壁灯闪烁不已,舰桥升起,观测台打开。待部件归位,古费拉克首先欢呼着...

+

[悲惨世界][ER]乌鸦 PG13

CP:Enjolras/Grantaire

分级:PG-13

衍生:《悲惨世界》原著

概述:1832年6月6日一个片段。所有人都死了。并且还没人给他们收尸。妈的,棒极了。

警告:详细的血腥场面。翻译改自王佐良译苏格兰民谣。

归档时发现lft里少了这篇,现在搬过来。

有人说天赋异禀者能够透过动物的眼睛看过去和未来。诸神保佑,属于女巫、中世纪和米什莱的说辞。安灼拉,我不知道你若听到这荒谬的说法,是会皱起眉来还是不屑一顾,对于你的反应,我从不知道,不像公白飞,他会说他什么都不拒绝,也因此什么都不肯定。在以前灌下太多的苦艾酒,最后昏昏沉沉连步履都迈不开一头倒在角落的那段时间里,我倒确实思忖过,...

+

[悲惨世界][翻译]世纪病(Mal du Siècle)G

作者:ColonelDespard
译者:Bluefarewell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
CP:无,友情向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疾病描写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2466
授权:

Summary:安灼拉、公白飞和其他ABC的朋友们正共同面对光明的消逝,而公白飞必须保守一个秘密,它改变一切,又无法扭转任何事情。

公白飞正忙于拆卸他的听诊器,把听筒从木管上拆下来,又放回医药箱里。他有意把动作放缓,慢慢地擦拭着每一个组件,这样他就可以迟些再去注视安灼拉的脸,可以将目光从那苍白的皮肤和瘦得突出的肋骨上挪开。

“所以,”他说,仍然背对着他的朋友,“你可以把...

+

[悲惨世界][ER]遗忘安居之地 G

CP:Enjolras/Grantaire
衍生:《悲惨世界》原著小说
等级:G
声明:没有所有权。 
警告:伪原著向19世纪AU,诗是1932-1933年塞尔努达所作诗集化用,名为《在遗忘住的地方》。

送给大家。

在遗忘住的地方,
偌大的园子没有曙光;
在那里我只是
荨麻丛中一块雕凿过的石头的记忆,
风在石头上逃脱自己的失眠。


一、遗忘


唯有从曙光中逃脱后,遗忘才会开始懈怠。

这是1848年短暂的春天或是1871年漫长的冬天,没有人记得,可是,他总知道他还在这儿,在巴黎。无论街头插起了红旗或是三色旗或是其他什么意味可疑的旗帜,无论圣安东尼街区、拉丁区的大学生和工人如何在喧闹中来来去去用眼...

+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