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伊丽莎白· 海德薇莉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的人体就是一团屎……

普洪大法好!!!【。】

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乌姐乌姐乌姐

日更诶!!!!

日更诶!!!!!!!!!!

这辈子没有这么勤快过!!!!!!!

发我小红花!!!!!!!!!!

——————————————————

朱先生看了上一张娜塔莎之后说:“你这个画跟你这个人一样。粗犷又细腻。”

我:“????????”

朱先生:“线条特别粗,但是神情抓得非常微妙。”

我:“嗯。让我再使劲扣细节我死活是扣不来的……”

重点在哪里啊…………!

甜大大我的明灯!

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

这个系列从世界末日画到十月革命一百年(。

我太棒了(。

如果把乌波爱和这张放一起,能看到画风大变样……大便样……

慢慢放这个系列

[APH][露中]Sibyl and Icarus Part 7 FIN R

作者声明 | PART 6


【附录部分】


在我搜集到的,所有关于拉丁区奇异事件的传闻、采访、回忆录和材料中,尤属著名作家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的见闻录最重要,也最为翔实可靠。这部小说手稿即是出自他之手,属于一本从未出版的著作,晚年的波诺伏瓦先生亲自将这份珍贵的资料寄给我。在阅读过诸多材料和实地调查后,我又曾数次与这位可敬的先生见面,他的证词使我坚信自己的努力并非白费,不再心存疑惑。这是确凿无疑的——它们确实曾发生在我们身边。以下节录自来函中的最后一段,我自认应当将它的后续转述给各位,为这段不平凡的往事划上完美的句号。...


[APH][露中]Sibyl and Icarus Part 6 R

作者声明 | PART 5


VI


人迹全无的夜,弦月惨白而沉寂。

犬齿刺破皮肤深深埋入血管中,爱德华·冯·波克小心翼翼地托住猎物,满足地吁出一口气,然后将利齿对准了自己的手腕,没有温度的红色缓缓渗出。戴着金边眼镜的青年把仍在淌血的伤口送到奄奄一息的人唇边。伤者痛苦地哼了一声,本能地开始舔舐猩红的液体,然后剧烈地抽搐起来。片刻后,爱德华看到猎物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眼睛也恢复了原来的光彩。他知道,又一个雏儿——新生血族——诞生了。

他拍了拍男人的肩,示意他跟着一位尊长到集结地去,一转身便看到了托里斯·...

[APH][露中]Sibyl and Icarus Part 5 R

作者声明 | PART 4


V


(摘自托里斯·罗昂纳提斯与联络人的秘密书信,部分已散佚——作者注)

 [……]因此,在服务于拉丁区密盟组织两年之后,渗透进巴黎的十字军成员一致赞同时机已经来临。经过数年的情报收集和侦察,许多人已经与无政府主义者建立了紧密的联系,也辨明了一部分有望加入魔宴派系的成员与无可救药的堕落者、密盟的忠实信徒,后者毫无疑问是需要被清洗掉的。相信您已经听到传言,近日来巴黎城内的谋杀和失踪人口率呈怪异的速度攀升——不消说,这属于前期准备。如此一来,新生血族的大量增长会使密盟自顾不暇,而随着成员...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