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病患已弃疗。
随缘ID: Hyperion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2

2. 

青年人的友谊!就像易燃的火苗扔进蓬勃的树林里,一下便演变为不可遏止的大火并呈燎原之势了。这奇妙的友情里包括冲动、仗义、志同道合、纯洁的理想甚至牺牲,也囊括更世俗的金钱往来或争风吃醋等无伤大雅的情谊,但决不包括那种成年人眼里最大的美德:守口如瓶。 

自从上一次在缪尚聚会后,马吕斯很快发现,他的朋友们渐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调侃自己宛如苦修士一般的单恋生活上了,这使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此,他好不容易才杜绝了曾经一见到古费拉克就逃跑的习惯,与此同时,对方给他的风流忠告却神奇地减少了。有一次马吕斯在街上遇到他,这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头一次地没有追上来开玩笑,而只是招了招手便离...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古费拉克&欧仁妮 Part1

答应基友写个搞笑向的Xover……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 
CP:人物涉及古费拉克&欧仁妮·唐格拉尔,没有BG,这俩都不直,全员友情向

Warning:照理说这俩人碰不上,时间不对,但反正是拉郎(娘)?请无视BUG。
这个Xover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把基督山伯爵的时间线前置,此时伯爵已经完成复仇去东方逍遥了。相对地,作为复仇的后果,欧仁妮的父亲破产了。而古费拉克家的情况全都是我胡扯的,反正他随便塞到哪个十九世纪其他主题小说里都不违和而且他爸还有个德。请当做搞笑设定看待,不要当真。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一八三一年冬,在罗兰·德...

[悲惨世界][RE]恩克特翁


一次接受爱与表达爱的尝试,一次失败。
在安灼拉学会爱人之前,他必须领会到,在被颂扬的爱之前,有一种迷惑的、自私的,但必要的爱。
梗来自 dome 君的“街垒上是阿波罗,酒馆里是狄安娜”
没什么新意的Canon,请注意避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前夜,一切都在沸腾,拿三色旗的人、拿刺刀与手枪的人、大学生、工人、艺术家、铺路的石板、拆散的酒桶、饮料店外快要融化的地面翻卷着的纸张与尘埃,总而言之,一切。与四月的情景不同,那时在秘密中翻涌着的热浪,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可遏止的了,在最后一次交头接耳、筹划着第二天分发武器与建造街垒的细节后,科林斯的秘密会议已经结束,在ABC社的人员再次各走一方,只留下空荡荡的后厅...

[悲惨世界][鼠疫AU]片段

随便码俩段子,以1830的霍乱大爆发为背景,但它其实是《鼠疫》的AU……这些存在主义者啊……他们几乎可以和ABC无缝衔接,根本不用AU,把人名换一换就………………

“霍乱就是这样出现的……谁也无法说清它从何而来,或许像天罚一样承继自众神还会对人说话的年代。起初是少数人,后来是街区,更多的人群和坟墓。他们曾经有错觉:瘟疫也会挑选它判刑的对象,因为他在救济院与贫民区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遮蔽了所有视线……巴黎的大地自内而外地裂开,吐出她所有的苦难,对人们一视同仁。再后来人们说,瘟疫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它就是生存本身。
“他们看到,许多家境良好的医师与尚未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组织起治疗队,走向了那里,领头的...

《豹》这一段……单独截出来说是古费拉克逃婚革命记应该没有人不信的…………😂这些销魂的法国人啊…………

[悲惨世界][星舰AU]段子接龙集

和丙的报社段子接龙,起因是微博上那个呼叫人民的神翻译,于是脑洞瞬间进入星舰时代。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没有成品,没有售后(。


==


几乎没人会手动发超光速信号,不过幸好他们有公白飞。“要两个月。”若李说,“医学院也开基础物理,好吗?”

“两个月,好极了。那时我们都不在了。”R要和弗以伊碰杯,被狠瞪了一眼。

“人民还在。”安灼拉说,抱着胳膊看示数闪烁,那表示他们的呼唤正传向母星巴黎。


“星舰启动口令?”面板闪烁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电子女声说。

“法兰西革命。”


星舰应声启动。引擎轰鸣如管风琴,壁灯闪烁不已,舰桥升起,观测台打开。待部件归位,古费拉克首先欢呼着...

《悲惨世界》个人站搬家

建了个子博客,把原来发在围脖和blog的LM资料都搬过来了,包括之前锁定的论文贴,以后就在这里更新LM相关的东西。地址:http://carpehoras.lofter.com/

[悲惨世界][ER]乌鸦 PG13

CP:Enjolras/Grantaire

分级:PG-13

衍生:《悲惨世界》原著

概述:1832年6月6日一个片段。所有人都死了。并且还没人给他们收尸。妈的,棒极了。

警告:详细的血腥场面。翻译改自王佐良译苏格兰民谣。

归档时发现lft里少了这篇,现在搬过来。

有人说天赋异禀者能够透过动物的眼睛看过去和未来。诸神保佑,属于女巫、中世纪和米什莱的说辞。安灼拉,我不知道你若听到这荒谬的说法,是会皱起眉来还是不屑一顾,对于你的反应,我从不知道,不像公白飞,他会说他什么都不拒绝,也因此什么都不肯定。在以前灌下太多的苦艾酒,最后昏昏沉沉连步履都迈不开一头倒在角落的那段时间里,我倒确实思忖过,...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