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Elisabeth]死神与少年 G

安灼拉,与和死神有关的记忆。

声明:我不拥有他们。我只是心血来潮。


死神与少年


安灼拉第一次见到死神时是在七岁。

他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死亡在孩子来得及有记忆前带走了他的双亲。他们指定年幼的安灼拉先生唯一的亲人——他的叔父做孩子的监护人。这位先生年迈体弱,无力再承担教育幼童的责任,于是,脾气乖僻的老绅士把他托付给一位家庭教师。因着死神的缘故,安灼拉的童年在一所近似苦修士的居所中度过。一位沉默寡言、终日身着黑衣的家庭教师是他唯一的陪伴,他曾经是教士。

人们说,他是一个红党,满脑子恐怖的思想。又说他曾经投票处死国王,是93年的幽灵复活在人间。因此...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3

很久没更了这次更得长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个拉郎(娘)配终于见面了不是(。


3.


对于巴黎上流社会的游手好闲者来说,1831年的圣诞前夜是个尤为特殊的日子,那天发生的事情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为人津津乐道。人们早早获悉,银行家、商会首富唐格拉尔先生一反平常的阴沉吝啬,大排场地宣布要在他的宅子里举行跳舞会。消息一出,众说纷纭。心思活络的人早就指出,这场表面普通,实则暗藏玄机的舞会一定有大热闹可看。那位做父亲的向来行事狡诈,必定是希望借此盛会一举击破那些流传甚广的、关于他的事业已经一败涂地的传言,同时还要宣布他那位傲慢又美丽的千金已经觅得一位新的良婿,只待吉日签下婚约。...

+

大悲文总结

之前弄过EC的,今天抽空来弄个LM文总结,方便大家寻找。

一句话就是……没多少【。简直是不可思议,想到我曾经汹涌放出的厨力……

大概是因为更多的热情被丢在了挖原著边角料身上吧,有个基友说得好,敢于下手写大悲同人文时都是年少无知,这个坑总是越深入越敬畏的。


原著边角料仓库与豆瓣小组

LFT 豆瓣


[原创][ER]乌鸦

LFT

可能是最报社的一篇……

[原创][ER]遗忘安居之地

LFT

回过头来只想说这写的是什么东西,大概就是怨念吧……

[翻译][全员]世纪病

LFT

ColonelDespard的刀,有领袖向导友情互动

[原创接龙][星舰AU]短打...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2

2. 

青年人的友谊!就像易燃的火苗扔进蓬勃的树林里,一下便演变为不可遏止的大火并呈燎原之势了。这奇妙的友情里包括冲动、仗义、志同道合、纯洁的理想甚至牺牲,也囊括更世俗的金钱往来或争风吃醋等无伤大雅的情谊,但决不包括那种成年人眼里最大的美德:守口如瓶。 

自从上一次在缪尚聚会后,马吕斯很快发现,他的朋友们渐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调侃自己宛如苦修士一般的单恋生活上了,这使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此,他好不容易才杜绝了曾经一见到古费拉克就逃跑的习惯,与此同时,对方给他的风流忠告却神奇地减少了。有一次马吕斯在街上遇到他,这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头一次地没有追上来开玩笑,而只是招了招手便离...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古费拉克&欧仁妮 Part1

答应基友写个搞笑向的Xover……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 
CP:人物涉及古费拉克&欧仁妮·唐格拉尔,没有BG,这俩都不直,全员友情向

Warning:照理说这俩人碰不上,时间不对,但反正是拉郎(娘)?请无视BUG。
这个Xover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把基督山伯爵的时间线前置,此时伯爵已经完成复仇去东方逍遥了。相对地,作为复仇的后果,欧仁妮的父亲破产了。而古费拉克家的情况全都是我胡扯的,反正他随便塞到哪个十九世纪其他主题小说里都不违和而且他爸还有个德。请当做搞笑设定看待,不要当真。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一八三一年冬,在罗兰·德...

+

[悲惨世界][RE]恩克特翁


一次接受爱与表达爱的尝试,一次失败。
在安灼拉学会爱人之前,他必须领会到,在被颂扬的爱之前,有一种迷惑的、自私的,但必要的爱。
梗来自 @dome 君的“街垒上是阿波罗,酒馆里是狄安娜”
没什么新意的Canon,请注意避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前夜,一切都在沸腾,拿三色旗的人、拿刺刀与手枪的人、大学生、工人、艺术家、铺路的石板、拆散的酒桶、饮料店外快要融化的地面翻卷着的纸张与尘埃,总而言之,一切。与四月的情景不同,那时在秘密中翻涌着的热浪,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可遏止的了,在最后一次交头接耳、筹划着第二天分发武器与建造街垒的细节后,科林斯的秘密会议已经结束,在ABC社的人员再次各走一...

+

[悲惨世界][鼠疫AU]片段

随便码俩段子,以1830的霍乱大爆发为背景,但它其实是《鼠疫》的AU……这些存在主义者啊……他们几乎可以和ABC无缝衔接,根本不用AU,把人名换一换就………………

“霍乱就是这样出现的……谁也无法说清它从何而来,或许像天罚一样承继自众神还会对人说话的年代。起初是少数人,后来是街区,更多的人群和坟墓。他们曾经有错觉:瘟疫也会挑选它判刑的对象,因为他在救济院与贫民区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遮蔽了所有视线……巴黎的大地自内而外地裂开,吐出她所有的苦难,对人们一视同仁。再后来人们说,瘟疫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它就是生存本身。
“他们看到,许多家境良好的医师与尚未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组织起治疗队,走向了那里,领头的...

+

《豹》这一段……单独截出来说是古费拉克逃婚革命记应该没有人不信的…………😂这些销魂的法国人啊…………

+

[悲惨世界][星舰AU]段子接龙集

和丙的报社段子接龙,起因是微博上那个呼叫人民的神翻译,于是脑洞瞬间进入星舰时代。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没有成品,没有售后(。


==


几乎没人会手动发超光速信号,不过幸好他们有公白飞。“要两个月。”若李说,“医学院也开基础物理,好吗?”

“两个月,好极了。那时我们都不在了。”R要和弗以伊碰杯,被狠瞪了一眼。

“人民还在。”安灼拉说,抱着胳膊看示数闪烁,那表示他们的呼唤正传向母星巴黎。


“星舰启动口令?”面板闪烁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电子女声说。

“法兰西革命。”


星舰应声启动。引擎轰鸣如管风琴,壁灯闪烁不已,舰桥升起,观测台打开。待部件归位,古费拉克首先欢呼着...

+

《悲惨世界》个人站搬家

建了个子博客,把原来发在围脖和blog的LM资料都搬过来了,包括之前锁定的论文贴,以后就在这里更新LM相关的东西。地址:http://carpehoras.lofter.com/

+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