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星舰AU]段子接龙集

和丙的报社段子接龙,起因是微博上那个呼叫人民的神翻译,于是脑洞瞬间进入星舰时代。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没有成品,没有售后(。


==


几乎没人会手动发超光速信号,不过幸好他们有公白飞。“要两个月。”若李说,“医学院也开基础物理,好吗?”

“两个月,好极了。那时我们都不在了。”R要和弗以伊碰杯,被狠瞪了一眼。

“人民还在。”安灼拉说,抱着胳膊看示数闪烁,那表示他们的呼唤正传向母星巴黎。



“星舰启动口令?”面板闪烁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电子女声说。

“法兰西革命。”



星舰应声启动。引擎轰鸣如管风琴,壁灯闪烁不已,舰桥升起,观测台打开。待部件归位,古费拉克首先欢呼着跑进去,其他人跟着,安灼拉也掩盖不住一丝兴奋的笑意。带他们找来的老人还站在门口,背对冰原。

"She may not remember me, but I remember her. "

他雪盲的眼睛流下泪。



“老先生,您回家去吧。这儿会出乱子呢。”

“好嘛。”

“大炮要轰,战舰要打,叛党要流亡呢。”

“你们去什么地方,你们这些人?”

“我们去把巴黎的人民唤醒起来。”

“好嘛。”

他立刻带着他们往前走,从这以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未来万岁。”72小时后,通讯连路终于被破解,但这也意味着自己的坐标即将暴露。在炮口锁定他的战舰时,热安微笑着在控制台上打出了最后一行字,看着木星上咆哮怒吼的白色风暴,那么多的魂灵,他想。



安灼拉走上舰桥,听了听超光速通讯里充满希望的讨论。他把两手压在指挥台上,在充作壁垒的白矮星的火焰下打开自己的通讯。“没有一个殖民地呼应,没有一支雇佣兵联动。我们被抛弃了。”

“听啊!”R举起酒瓶,喝了一大口。

“你那胃上怕是有个洞。”博须埃说。“咱的船上也有一个。”



安灼拉让所有已有家室的人乘救生艇逃亡,安灼拉的话就是命令。可没有一个人动。在一个不知名的通讯频道里,有人喊道:

“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打通了母星的联络通道,把号召广播传播到了星系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用毁灭的火光作为道标。”

大家始终不知道这讲话的人来自哪一支舰队,可这也无关紧要了。



“古费拉克,开护盾!”通讯里传来公白飞的吼声,出于浪漫主义的天性,他耸了耸肩:“绝不。”一边操纵着轻型歼击舰猛冲至航线中央,“我宁可省点力气带他们进坟墓,可怜人。”

此时正有三艘敌舰出现在闪烁的屏幕前方,古费拉克大笑着摁下自爆,耀眼的火光将他们一起吞噬了。



公白飞接到了军队的求援信号。他尽可能地让两艘船靠近,并且准备好了医疗舱。舱门打开,光束枪正中他的胸口。公白飞朝远处的银河看了一眼,就气绝了。

他是这场战斗中士兵们亲眼见到的唯一一个叛党。



士兵们没有见过叛党,也没用肉眼看见他们的船。他们锁定了旗舰,而那也只是黑暗的真空中一个小光点。“我觉得要去杀死一朵花。”其中一个喃喃自语。十二把钥匙开动保险栓,主炮发射。

“你允许吗?”R说。安灼拉握住他的手。

耀眼的光亮过后,这一片空域重归沉默。 


 

评论(4)
热度(34)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