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弃疗,不混圈。

[翻译][德思诺斯]明天

睡不着,翻个应景的。


明天

纵使十万年已久,我仍有力量
等待你,哦,希望预知的明天,
时间,这历尽劫数的老者,
仍可悲叹:早晨是新的,新的,也是夜晚。

然而多少个月我们仍彻夜不眠,
我们守夜,守候灯光与火焰,
低声交谈,竖起耳朵
倾听那无数声响,稍纵即逝,如游戏般。

在茫茫黑夜,我们仍能现出
白昼与其馈赠的光辉。
若我们不睡,是为了守候黎明
见证我们仍活在今天 

罗贝尔·德思诺斯,《专制的命运》,1942

 

评论(7)
热度(17)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