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FC]处刑日

CP:Erik/Charles
分级:G
概述:一方送另一方上断头台前的最后交谈
声明:极短篇,Ask上的点梗文,没有所有权
预警:断头台和手枪,雨果的《九三年》Xover,令人不适的BE。我不是开玩笑的。



被盖章了BEO又被下了底层悲愤之下拿真·BE老文出来游街






他打开囚室的门前设想过很多情景,也许Charles正在祈祷,也许他们会大吵一架,像平常一样继续无休止的争论,也许他会憎恨、失望,或是拒绝与他说话……

但他从未想过会是现在这幅情形。

他的朋友面色苍白但眼神镇静,看到他走进,死刑犯抬起头,用他所熟悉的笑容。在Erik见过的无数临刑的人枯槁、空洞和恐惧的脸中,没有人像他一样。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双臂去拥抱对方,一如往常。就好像军事法庭上的审判没有发生,好像在最后时分投下死刑赞成票的并不是他。

紧接着他就明白,他错了。Charles松开手臂,端详着自己的审判官。

“你知道,”他轻轻地抚上那张疲惫却坚毅的面容,“我从未想过死神会长着这样一张脸。”

Erik动了一下,没有说话。他的眼睛已经烧得干涩,他看到的一切满是血红。

自从众人开始狂欢新时代的胜利起结局就已注定,纸卷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唯独没有给仁慈留下任何位置。一切都在坍塌,掘墓者也不可幸免,那时他们跳着欢庆的舞蹈,头顶上是倾倒的神像,脚下是坟墓,假装看不到它永远贪婪地等待着被填满。

“我不是来为自己的选择道歉的。”

“我也并不是在期待这个。”

“如果你能明白……”

“我的确。”

“你不明白!”

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你去死,但永远不会为你而改变。

“是什么让我们变成这样?”他突然说,“你与我,我们原本想要的是同样的事。”

死刑犯替他擦去眼泪。

“我很抱歉,但我们不是。”



一种绝望的寂静充斥着囚室,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目光。

“噢,朋友……没有人引领你会成为什么……?”

随即他的脸上闪过一抹苦笑。

“那已经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了,是吗?未来已经不可改变了。”

“我告诉过你,”Erik咬着牙,似乎每说一个字都是折磨,“我不想要这样的结局……我不要你的未来!”

“你想要什么?”

他将头抵在冰冷的囚室墙壁上。

我想要你在我身边。

眼下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适合说这句话的时机,因此一切仅是陷入了沉默。

“你不肯宽恕自己,Erik,因此也无法宽恕他人。”

“我从未想过要宽恕自己。”

“我的朋友,你已经走得太远了,”他叹息着说,“我不知道等待着你的是什么。”

Erik只是握紧了腰间的枪柄。

“你我都清楚那将会是什么。”



没有你我还能走多远呢?迷宫走到尽头谁来做收线者?脱轨的世界罪有应得,在它没有方向的绝望空气中,每一次呼吸都是死期。

这样也好。他想。



“再见,老朋友。”


他的朋友微微皱眉,似乎在因听到的并非“永别”而惊讶。

然而他下一秒就明白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Charles摇了摇头:“不。”

阻止也没用。Erik用眼神告诉他。

他想起宣布结果时琴•格雷的质问,那位喊出“无罪”的女公民代表瞪着他,像是想用目光把他烧成灰。

“我以为他是你朋友。”

“他是唯一和我对等的人。”

他只是简单地回答她,声音喑哑。


“再见,Erik.”他低声说。



牢门重新关上时沉闷地响了两下,正如第二天黎明时遥相呼应的两个声音。


Fin.




评论(35)
热度(35)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