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病患已弃疗。
随缘ID: Hyperion

[翻译]皮扎尼克六首

不知道放哪儿就存个档,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失眠时的兴奋剂,疯狂时的毒药。

摘译自南方出版社的法译《皮扎尼克作品全集》,法文译者Silvia Baron Supervielle et Claude Couffon. 由于中文版全集至今未出,有一些细节部分与网络译本进行了比对。


虚空的节庆


死亡的召唤就像风

没有双翼困于我双眼

唯有一位天使将拥我于光明

那天使的所在

他言语的所在


哦,伴以酒,刺穿那甜美的

必须存在的谎言。



鸟笼


外面有阳光

那只不过是太阳

但人们望它

然后开始歌唱


我对阳光一无所知

我知道天使的旋律

与最后的风

燃烧的布道。

我懂得呼喊,直至破晓

当死亡赤裸地

笼罩在我的影子上。


我在我的名字之下哭泣。

我挥舞手帕,在夜色里

那些渴慕现实的船只

与我起舞。

我藏起钉子

嘲笑我病态的梦。


外面,有阳光。

而我身披灰烬。



缺席的意义


如果我敢于

看和说

是因为那个影子

如此温柔地

与我的名字连结

遥远地

在雨中

在我的记忆里

那张面容

在我的诗中燃烧

不可思议地散播

一种香气

属于那张消失的被爱的脸



黎明


赤裸地,梦着一个白夜。

我忍受着野兽的白日。

风雨抹去我

像火焰,像抹去

写在墙上的诗。



我请求沉默


即使已晚,已是黑夜,

而你不能。


歌唱,如同曾经无事发生。

无事发生。



来日之影


明天

人们在黎明为我穿上灰烬

人们在我口中盛满花朵。

我要学会安眠

在一堵墙的记忆里

在梦之兽的呼吸中。


-2019.1.3,日内瓦-

评论
热度 ( 109 )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