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avoy鲨美拉郎][古希腊AU]群魔 Part 1

原作:【斯巴达300勇士】【沙丘之子】

CP:Stelios/Leto Atreides II

Summary:Leto与Stelios,也可以看作俄瑞斯忒斯与皮拉德斯的另一种改编。

附注:看完沙丘之后一直觉得Leto一家非常有古希腊悲剧气息,年轻的王子流亡,复仇,弑亲,最后陷入可能的疯狂,如此接近俄瑞斯忒斯的故事。于是我就下手了,借用了埃斯库罗斯的原典和一些现代改编。

以及汤上的这两张图:Tumblr


To My Dearest  @Mouisanya

自看完XMA后在伦敦下雨的傍晚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时起,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下笔,现在又获得了灵感,草草写就,还请大家谅解。

愿罗马之行平安顺遂。希望我们能早日在永恒之城见面。

 


群魔




夜已经深了,少女无意识地扯了扯身上薄薄的羊毛长袍,对抵挡夜间的寒露而言,这件旧衣委实有些不足,但她也没有更好的来代替。她小心地绕过伏在地上沉睡的侍女,快步走出内室,然后驻足于走廊上,侧耳倾听。

所有人都安歇,香料令他们沉沉入眠。即使是终日喧闹的宴会厅中,此时也没有一丝声响。巡夜的士兵斜倚在大理石柱栏边,神色正酣,油灯已经燃尽,在月光下不甘寂寞地反射着些微亮色。

她跑得太急,向着他们之前约好的地方,未梳好的发髻散开来,在夜风中飞扬。路过阿丽娅的宫室时她远远瞥了一眼,她的姑母半伏在自己的床榻,松散的长发披在亚麻枕上,一条戴着金饰的手臂裸露在外,看上去睡得很熟,尽管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永远不可能真正入睡,先祖的记忆流淌在精神中,每时每刻。或许在梦里,阿丽娅,权倾一时的王后,也在面对着他们的诱惑,抗拒着他们的声音。

她本应该睁大眼睛,少女想。就像她的卫兵。寻常时间,这宫殿里的卫士们永远训练有素,目光戒备而警惕,尤其当落在她身上的时候。他们从不交谈,但她知道,那意思是清楚无疑的——不能放她自由。在他们的父亲为阿耳戈斯都城带来灾难,犯下大逆不道的罪行后,在她的兄长Leto下落不明,传说他已陷入疯狂、与他们疯癫的父辈一同毁灭,并死在海上之后,她已经是这被咒诅的家族最后的成员,甚至没有一母同胞的姐妹来与她分担软弱的责任。

厄崔迪的双胞胎——这曾经是人们提到他们的名字。如今,她只是阿耳戈斯的Ghanima公主,兄长曾亲昵地唤她Ghani,独自一人,被囚禁于她亲人筑起的高墙之后。

她唯一的亲人阿丽娅,命画师耗尽数年时光,为公主的寝宫墙上绘制坦塔罗斯在地狱的盛景,色彩乖张而明丽的彩绘,面目可憎的坦塔罗斯在画中孤立无措,淹没脖颈的波浪托起弑亲者痛苦呼告的头颅,巨大的岩石悬挂在他的头顶,永生永世无法解救。那无比熟悉的情景,蓄意用来警告她的下场,她都明白。没有什么能瞒过厄崔迪的双胞胎,即使是阿丽娅也不能。

但她也明白世代流淌在他们血管中的诅咒,而如今,该是这个预言实现的时候了。少女想起在宫墙后孤身捱过的日日夜夜,在坦塔罗斯的注视之下,她默念着,我的哥哥就要回来了。他将归来,他遵守诺言。

她继续奔跑。在无数个夜晚,她想象着再见到Leto的情形,他的形貌想必早已改变,与记忆中的九岁孩童大相径庭。但肉体的变化于他们无虞,即使死亡亦如此。高贵的穆阿迪布的儿子和女儿,即使被囚禁,被放逐,在节庆盛宴之时被驱赶到贱民所住的广场,生命中的天然联系仍然能第一时间让她注意到潜行人群中的兄长。共享的记忆令少女在祭酒的人群中一眼便认出那位佯作旅人打扮的美丽少年,如她所惦念的一般无二。他也抬起头来,安静地望着她,神情近乎天真,却将一切了然于胸。两双蓝得异常的眼睛相触时,她便明白,没有什么能把他们两人分开。

他回来了,来履行诺言。

一桩无法推脱的罪行。她的兄长早已看到这一点。早在卫兵假借出宫巡游之名试图执行阿丽娅的命令,结束Leto的性命之时;早在他受众神庇佑避开了凡人的刀刃,逃向遥远的外邦之时。他们都明白,厄崔迪的双胞胎手上必将沾染亲人的鲜血,他必将归来,让这宫殿化作一片火海。

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吗?她在意识中轻声问自己的半身。

我们别无选择。我们的姑母杀死了父亲和其他至亲,而我们将结束她的性命。

厄里倪厄斯。少女缓声说出报仇神的名字。她们不会放过你。

正当的复仇应当得到尊重,愤怒在我们的血缘中,这一天无可逃脱。

Leto,如果我们遵守诺言,是不是意味着你必然面临比坦塔罗斯更残酷的命运?Ghani的心中发出疑问。你可知道,你将痛不欲生,丧失神智,永远被复仇女神追逐?你将在自己的城邦中被民众用乱石砸死,即使逃脱,也将被丰产的大地和光明的天空永久不容?

如果有这一天,跪在祭坛前的也将是我。无须担心,妹妹。你不必为未犯下的罪孽乞援,这份重担不会加在你的心灵之上。

她们会以黑色的爪牙抓挠你,以流淌着毒液的火焰灼烧你,我亲爱的哥哥,古老诸神的审判无处不在,我们将无处可逃。

让她们来吧。Leto说。何况,我并不是孤单一人。

我的兄长,我同父的血亲,她喃喃自语,在你下定决心之前,请不要推开她的门扉,请让我至少先见你一面。

但意念中的声音不再传来,黑夜复归寂静,少女驻足庭院,目光落于宫殿的幢影,寻找着兄长的身影,心中默默祈祷。



TBC



实际上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Stelios和Leto的CP究竟应该叫什么,虽然大家习惯叫罗马组了,但Stelios是实打实的斯巴达人……但如果叫古希腊组……谁知道这都是谁啊(扶额

不过反正这个tag下的文基本都是 @Mouisanya 发明的,我决定还是入乡随俗管他叫罗马组了,不管了。对不起,老实人Quintus,我会再写个真正的罗马AU补偿你的……


评论(15)
热度(160)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