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病患已弃疗。
随缘ID: Hyperion

夏天集

欧洲第三年,一段长途旅行,尽管前后诸多波折。

老城。教堂。旧书店。咖啡馆。湖区。廊桥上的死亡与少女。1881年始建的酒店。对旧世界气息带有无药可救的怀念。



大教堂门后,我看到各种语言书写的祷词。无关立场,只是唏嘘。


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掌握两门以上的外语,因此每一个旧书店都是惊喜。


Little Church, small valley.


湖区,高山。


几年前去南部玩,回程恰逢冰岛火山事故飞机全部停飞,无奈搭便车一路回到法国。吉普车走了一天一夜,深夜开入内陆边境,同伴提醒我向外看,探头望去发现一片灯火闪烁在对岸湖面,星星点点。当时,那就...

*可能有诱发深海恐惧症元素出现。

苏黎世Kunsthaus所见的谜之主题,由于这条鲨的蠢萌更增添了谜之气息。
油画的内容无疑应该是使徒教化鲨鱼(??),这没错,但下面那张图到底是教化前还是教化后呢……
如果是教化前,那么这是一条鲨接受圣光洗礼后从此改头换面再不吃鱼直立行走(???)的故事(……
如果是教化后,那就成了……“这条鲨非常感动,然后甩甩尾巴接着残杀同类去了”…………的故事(((。
……
…………
不过,不管怎么想这幅画都很符合瑞士人民一贯淳朴自然又莫名cult的审美(。果然75%的德国血统不是说说而已(。

EC阶段性总结

据说随缘不能上了(虽然我自己还是可以的),加上XMA后多了很多小伙伴入坑,那就在LFT上简单总结一下好了……每次更文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打过什么TAG,整理起来还真是……_(:3」∠)_

另外向求Take Me to Church余本的GN们说一声抱歉,没有余本了,因为当初只印了预定的数目。好在内容是全部公开的,没有实体也无需太过介怀。谢谢各位的支持m(_ _)m


AO3地址

随缘ID:Hyperion


EC 原作向


[DoFP]关于德语的一个下午 短篇

AO3 LFT

[X3/XMFC]Timeless 短篇

LFT

[DoFP][Carrie

[X-Men: Apocalypse][EC]Don't Cry 原作向短篇

纪念XMA大陆上映,和牛津的夜晚。于我而言,这真的是一部很好很好的电影,细节满溢温柔,如同Guns N'Roses这首老歌Don't Cry. 

刷了许多遍仍难以平复情绪,本意是试图为片中某些空白稍作扩展,虽然XMA正片原作向基本是自寻死路的同义词……果然写到一半便觉得自己的文字非常苍白且画蛇添足,只想删干净了事。

可毕竟是开始了就放不下的个性,于是心一横还是发出来,我写原作向总是很羞耻,还望海涵。


Don't Cry


很多时候,Charles都会忍不住想,为什么他想挽留的人,最后总是会离他而去。

二十年前,记忆中只有明晃晃的白色天空和热砂炙烫气息的海滩上,...

本周就下印啦。谢谢大家所有人。希望我们都能初心不忘。

[DoFP][EC]Winterreise 冬之旅 Erik/Charles 下

===

那天他告诉我,他是记者,在混乱中惹上了警察,为了保护拍下的资料和已完成一半的报道而慌不择路。我没有问他的报社名或职务,更不能确认哪篇文章是出自他之手。他说他叫Erik,但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实名字。他轻轻地笑起来,奇怪的是,他所说的一切,我都没有想过要去查证,几乎是本能地接受,包括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孩子。

但这仍不能解释这些照片的出处,她说,原谅我——你或许从一开始就下了错误的判断,教授。

有些东西,不必知道名字也能明白。

什么?

他再次翻开那熟悉的纸页,仿佛打开一张古老的地图,将一组占据了剪簿大部分空间的照片指给她,与其它系列一样,它们仍然没有署名。

金属围栏打开的...

[DoFP][EC]Winterreise 冬之旅 Erik/Charles 上

CP: Erik/Charles, Scott/Jean

Fandom: X-Men: Days of Future Past

Rating: G

Summary: 旅途与记忆。

Disclaimer: 我并不拥有他们,题目也是,突然想听舒伯特就用上了。

我还没有看XMA,请各位如留言的话,请不要剧透给我,谢谢。


Winterreise


那两个旅客来到庄园时,是在冬天。

Ruth开着车,到镇上唯一的火车站接他们,那儿距离庄园有两个小时车程。夜间公路,一路却罕见地车流熙攘。沿途沉默的村庄和小镇星星点点,几乎没有路灯,只有老式汽车的车前灯交替闪烁,...

[APH][露中]Sibyl and Icarus Part 7 FIN R

作者声明 | PART 6


【附录部分】


在我搜集到的,所有关于拉丁区奇异事件的传闻、采访、回忆录和材料中,尤属著名作家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的见闻录最重要,也最为翔实可靠。这部小说手稿即是出自他之手,属于一本从未出版的著作,晚年的波诺伏瓦先生亲自将这份珍贵的资料寄给我。在阅读过诸多材料和实地调查后,我又曾数次与这位可敬的先生见面,他的证词使我坚信自己的努力并非白费,不再心存疑惑。这是确凿无疑的——它们确实曾发生在我们身边。以下节录自来函中的最后一段,我自认应当将它的后续转述给各位,为这段不平凡的往事划上完美的句号。...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