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弃疗,不混圈。

有太太画这个梗了!旋转跳跃!

佑纸:

 ಥ_ಥ我本来想画个AU糖,为什么变成了玻璃渣……

之前答应 @阿洛洛-放开那只初七 画的军装play

灵感来源与之前微博上那个“被珍藏了70年的600多封信件”,设定略有变动EC分属不同队伍且有军衔等级高低,因为战时军队调度短暂的相遇然后坠入爱河,而后又因战事而被迫分派去了不同前线,就是这个临别前的kiss……

来自大家的爱,被治愈了一些……
往年生日这天惯例是要听整场Elisabeth的,但我今天只想看DoFP,在现实中前路正陷入一片迷茫的时候。一个告诉你要向前走,另一个则要你努力与自己和解,尽管太难。
无论未来如何,DoFP始终是我所见过最美的梦。
谢谢你们。

最后一次发泄狼3的痛

剧透。

不是虐是愤怒,好端端的原版被同人版搅合了,还特么是个没逻辑的。

我忍不住,最后说一次,然后让我在幻觉里等死吧。

上映前就听了剧透,忍了两天终于崩溃。不是因为哪个角色领便当,也不是因为虐身虐心,而是那个世界再无变种人,再无X战警。千辛万苦,穿越时空,那个甚至连哨兵都没有被造出来的世界里,没有变种人了。然后导演说这是逆转未来以后,这就是我爱了17年的角色结局。

……

……

……

去你大爷。

知道你们想拍英雄迟暮,知道金刚狼系列一向就是游离于正传时间线之外的,知道这系列导演经常来一发就跑,知道休叔访谈里处处暗示独立世界,但为什么要安排在未来线???因为一部结束拉所有变种人...

[XMFC]西彻斯特的丰功伟绩 II 美杜莎02

是的我又把这个系列捡起来写了……简单来说这就是个伪福尔摩斯风的十九世纪侦探AU单元剧,送给 @车里客 的。之前已经写过一部分了,但第一个案子刚开始就由于种种原因停更了好久,现在有了一点灵感,就……继续吧……估计已经没什么人还记得这个坑了,你们就当我写了篇新文【。

前情: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01

随缘地址


他们抵达彭泰恩街时已是深夜时分,案发的宅邸是临街五幢连排房子中的最后一间,其中三幢都是空的,鲜有人迹,荒芜花园里的野草疯长蔓延至隔壁。夜间时分,只有案发的医师宅邸门前还亮着一盏灯,其余沉入黑暗。从窗户望去里面一片寂静,一个负责看守现场的年轻警员...

我还在,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新的一年!于是照例玩这个……感觉比去年并没有太大的长进_(:3」∠)_

今年下半年忙到飞起所有计划都只能搁浅,好不容易写完三篇论文就立刻病倒扑街,于是文债……只能明年还!暂时偷个懒寄希望于2017的自己能更加努力,每日进步吧……

祝首页的各位都新年快乐诸事顺遂!!我爱大家【星

不吐不快。

我就是个普通的写手,固定在几个圈打转,轻易不爬墙。关注与否随便,要来吃粮欢迎,作品有硬伤正面杠,这些我都不会说什么,但仅此而已。

别对我本人指指点点。我写任何东西都是因为自己愿意,不是为了符合谁的期待。

别整天stk,也别来套我的话,别打听个人私事。在说谁谁心里有数。还是那句老话,吃鸡蛋可以,何必盯着母鸡。

再说盯着也没用,我比谁都厌恶我自己,这病连我都治不好。

[悲惨世界][星舰AU]段子接龙集

和丙的报社段子接龙,起因是微博上那个呼叫人民的神翻译,于是脑洞瞬间进入星舰时代。

没有前文,没有后文,没有成品,没有售后(。


==


几乎没人会手动发超光速信号,不过幸好他们有公白飞。“要两个月。”若李说,“医学院也开基础物理,好吗?”

“两个月,好极了。那时我们都不在了。”R要和弗以伊碰杯,被狠瞪了一眼。

“人民还在。”安灼拉说,抱着胳膊看示数闪烁,那表示他们的呼唤正传向母星巴黎。


“星舰启动口令?”面板闪烁的一瞬间,一个机械电子女声说。

“法兰西革命。”


星舰应声启动。引擎轰鸣如管风琴,壁灯闪烁不已,舰桥升起,观测台打开。待部件归位,古费拉克首先欢呼着...

"You must go on.

I can't go on.

I'll go on."

The Unnamable, last sentences, by Samuel Beckett, 1953.

夏天集

欧洲第三年,一段长途旅行,尽管前后诸多波折。

老城。教堂。旧书店。咖啡馆。湖区。廊桥上的死亡与少女。1881年始建的酒店。对旧世界气息带有无药可救的怀念。



大教堂门后,我看到各种语言书写的祷词。无关立场,只是唏嘘。


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掌握两门以上的外语,因此每一个旧书店都是惊喜。


Little Church, small valley.


湖区,高山。


几年前去南部玩,回程恰逢冰岛火山事故飞机全部停飞,无奈搭便车一路回到法国。吉普车走了一天一夜,深夜开入内陆边境,同伴提醒我向外看,探头望去发现一片灯火闪烁在对岸湖面,星星点点。当时,那就...

*可能有诱发深海恐惧症元素出现。

苏黎世Kunsthaus所见的谜之主题,由于这条鲨的蠢萌更增添了谜之气息。
油画的内容无疑应该是使徒教化鲨鱼(??),这没错,但下面那张图到底是教化前还是教化后呢……
如果是教化前,那么这是一条鲨接受圣光洗礼后从此改头换面再不吃鱼直立行走(???)的故事(……
如果是教化后,那就成了……“这条鲨非常感动,然后甩甩尾巴接着残杀同类去了”…………的故事(((。
……
…………
不过,不管怎么想这幅画都很符合瑞士人民一贯淳朴自然又莫名cult的审美(。果然75%的德国血统不是说说而已(。

2 3 4 5 6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