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问卷

【Questionnaire de Proust,这份问卷调查因为普鲁斯特的回答而知名,但它至少在1860年就已经出现,当时的名字叫Confessions,一开始在英国流行,没多久就传到了海峡对岸的法国。在普鲁斯特之前,左拉,托尔斯泰,马克思,马拉美都回答过这类问题,但最终获得冠名权的是普鲁斯特。】

(图为普鲁斯特1884年左右的回答)


看到豆友写的科普后来答问卷,算是定时自我审视的一种吧。各位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拿去做。


【Questionnaire de Proust】

Ma vertu préférée.

最喜欢的美德?

坚强...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2

2. 

青年人的友谊!就像易燃的火苗扔进蓬勃的树林里,一下便演变为不可遏止的大火并呈燎原之势了。这奇妙的友情里包括冲动、仗义、志同道合、纯洁的理想甚至牺牲,也囊括更世俗的金钱往来或争风吃醋等无伤大雅的情谊,但决不包括那种成年人眼里最大的美德:守口如瓶。 

自从上一次在缪尚聚会后,马吕斯很快发现,他的朋友们渐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调侃自己宛如苦修士一般的单恋生活上了,这使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此,他好不容易才杜绝了曾经一见到古费拉克就逃跑的习惯,与此同时,对方给他的风流忠告却神奇地减少了。有一次马吕斯在街上遇到他,这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头一次地没有追上来开玩笑,而只是招了招手便离...

+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古费拉克&欧仁妮 Part1

答应基友写个搞笑向的Xover……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 
CP:人物涉及古费拉克&欧仁妮·唐格拉尔,没有BG,这俩都不直,全员友情向

Warning:照理说这俩人碰不上,时间不对,但反正是拉郎(娘)?请无视BUG。
这个Xover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把基督山伯爵的时间线前置,此时伯爵已经完成复仇去东方逍遥了。相对地,作为复仇的后果,欧仁妮的父亲破产了。而古费拉克家的情况全都是我胡扯的,反正他随便塞到哪个十九世纪其他主题小说里都不违和而且他爸还有个德。请当做搞笑设定看待,不要当真。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一八三一年冬,在罗兰·德...

+

[悲惨世界][RE]恩克特翁


一次接受爱与表达爱的尝试,一次失败。
在安灼拉学会爱人之前,他必须领会到,在被颂扬的爱之前,有一种迷惑的、自私的,但必要的爱。
梗来自 @dome 君的“街垒上是阿波罗,酒馆里是狄安娜”
没什么新意的Canon,请注意避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前夜,一切都在沸腾,拿三色旗的人、拿刺刀与手枪的人、大学生、工人、艺术家、铺路的石板、拆散的酒桶、饮料店外快要融化的地面翻卷着的纸张与尘埃,总而言之,一切。与四月的情景不同,那时在秘密中翻涌着的热浪,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可遏止的了,在最后一次交头接耳、筹划着第二天分发武器与建造街垒的细节后,科林斯的秘密会议已经结束,在ABC社的人员再次各走一...

+

[悲惨世界][鼠疫AU]片段

随便码俩段子,以1830的霍乱大爆发为背景,但它其实是《鼠疫》的AU……这些存在主义者啊……他们几乎可以和ABC无缝衔接,根本不用AU,把人名换一换就………………

“霍乱就是这样出现的……谁也无法说清它从何而来,或许像天罚一样承继自众神还会对人说话的年代。起初是少数人,后来是街区,更多的人群和坟墓。他们曾经有错觉:瘟疫也会挑选它判刑的对象,因为他在救济院与贫民区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遮蔽了所有视线……巴黎的大地自内而外地裂开,吐出她所有的苦难,对人们一视同仁。再后来人们说,瘟疫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它就是生存本身。
“他们看到,许多家境良好的医师与尚未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组织起治疗队,走向了那里,领头的...

+

打我呀⭐️

Mouisanya:

我要揭发某个教授粉在二选一时毫不犹豫地抢走了万磁王那个(笑。
@Bluefarewell 送的卡套,出自影法师大大的皇室联姻照一对儿,囍囍囍

+

从此以后我也是有打字机的人了❤️

+

凑个整,感谢大家包容一个这么懒的作者=D

+

另外,感觉Delain这首单曲确实挺适合各位变种同胞们的。

还有一个Ballad版:We Are the Others (Ballad)

+

[XMFC][EC]Light breaks where no sun shines EP2 下篇

第二章上:EP2上篇 第一章:EP1 随缘地址:随缘


1968年4月5日02:30,变种人控制中心(Mutant Control Agency)。 


在他还年轻,几乎可以说是年幼的时候,因毫无见识而显得无足轻重,也见识过一次这样的阵势,Hank McCoy望着铁栏杆后单调的天花板想。那会儿他十五岁,天才少年,模范生,不酗酒抽大麻,害怕接近女孩子。干过最疯狂的事不过是拿到学位时被同学们带去喝了个通宵,在酒吧里半真半假地试了点儿“刺激的”,醒来时惊慌地发现几个人都因为滥用药物和醉驾被警察请去(他们死活不相信他还未成年),垂头丧气地坐在长凳上,等哪个穿粉红毛...

+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