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弃疗,不混圈。

我没变,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D

新年。蒂巴萨归来。与@Mouisanya 第三年的长假。
路途匆忙,我并未期待能在如今的蒂巴萨寻觅到高于其他任何罗马遗迹或地中海风光期望值的东西,如今,作为历史遗产的这座废墟并不起眼。但即使这样,它依然忠诚于那种熟悉的庄严之美,像多年前,捧着初学者字典一字一句地查着《重返蒂巴萨》中词语释义时的本科生脑海里那模糊的印象一样,始终未见,却早已熟知于心。在这里,我回想到阳光之下岩石灼热的希腊小岛,高山上的卫城,与那些亲临之前在心中反复温习过无数次的废墟,它们如今是近十年前的记忆。
想要重现那时的心境,已经是不可能了,但同样,面对精神世界的成长,也不应感到羞耻,因为那毕竟是宝贵的。是的,尽管我们...

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伊丽莎白· 海德薇莉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的人体就是一团屎……

普洪大法好!!!【。】

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乌姐乌姐乌姐

日更诶!!!!

日更诶!!!!!!!!!!

这辈子没有这么勤快过!!!!!!!

发我小红花!!!!!!!!!!

——————————————————

朱先生看了上一张娜塔莎之后说:“你这个画跟你这个人一样。粗犷又细腻。”

我:“????????”

朱先生:“线条特别粗,但是神情抓得非常微妙。”

我:“嗯。让我再使劲扣细节我死活是扣不来的……”

重点在哪里啊…………!

甜大大我的明灯!

开往远东的列车:

#英特纳雄耐尔阵营全员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

这个系列从世界末日画到十月革命一百年(。

我太棒了(。

如果把乌波爱和这张放一起,能看到画风大变样……大便样……

慢慢放这个系列

大悲文总结

之前弄过EC的,今天抽空来弄个LM文总结,方便大家寻找。

一句话就是……没多少【。简直是不可思议,想到我曾经汹涌放出的厨力……

大概是因为更多的热情被丢在了挖原著边角料身上吧,有个基友说得好,敢于下手写大悲同人文时都是年少无知,这个坑总是越深入越敬畏的。


原著边角料仓库与豆瓣小组

LFT 豆瓣


[原创][ER]乌鸦

LFT

可能是最报社的一篇……

[原创][ER]遗忘安居之地

LFT

回过头来只想说这写的是什么东西,大概就是怨念吧……

[翻译][全员]世纪病

LFT

ColonelDespard的刀,有领袖向导友情互动

[原创接龙][星舰AU]短打...

普鲁斯特问卷

【Questionnaire de Proust,这份问卷调查因为普鲁斯特的回答而知名,但它至少在1860年就已经出现,当时的名字叫Confessions,一开始在英国流行,没多久就传到了海峡对岸的法国。在普鲁斯特之前,左拉,托尔斯泰,马克思,马拉美都回答过这类问题,但最终获得冠名权的是普鲁斯特。】

(图为普鲁斯特1884年左右的回答)


看到豆友写的科普后来答问卷,算是定时自我审视的一种吧。各位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拿去做。


【Questionnaire de Proust】

Ma vertu préférée.

最喜欢的美德?

坚强...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Part2

2. 

青年人的友谊!就像易燃的火苗扔进蓬勃的树林里,一下便演变为不可遏止的大火并呈燎原之势了。这奇妙的友情里包括冲动、仗义、志同道合、纯洁的理想甚至牺牲,也囊括更世俗的金钱往来或争风吃醋等无伤大雅的情谊,但决不包括那种成年人眼里最大的美德:守口如瓶。 

自从上一次在缪尚聚会后,马吕斯很快发现,他的朋友们渐渐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调侃自己宛如苦修士一般的单恋生活上了,这使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为此,他好不容易才杜绝了曾经一见到古费拉克就逃跑的习惯,与此同时,对方给他的风流忠告却神奇地减少了。有一次马吕斯在街上遇到他,这年轻人居然破天荒头一次地没有追上来开玩笑,而只是招了招手便离...

[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古费拉克&欧仁妮 Part1

答应基友写个搞笑向的Xover……

分级:G
衍生:《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 
CP:人物涉及古费拉克&欧仁妮·唐格拉尔,没有BG,这俩都不直,全员友情向

Warning:照理说这俩人碰不上,时间不对,但反正是拉郎(娘)?请无视BUG。
这个Xover能够成立的前提是把基督山伯爵的时间线前置,此时伯爵已经完成复仇去东方逍遥了。相对地,作为复仇的后果,欧仁妮的父亲破产了。而古费拉克家的情况全都是我胡扯的,反正他随便塞到哪个十九世纪其他主题小说里都不违和而且他爸还有个德。请当做搞笑设定看待,不要当真。

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


一八三一年冬,在罗兰·德...

[悲惨世界][RE]恩克特翁


一次接受爱与表达爱的尝试,一次失败。
在安灼拉学会爱人之前,他必须领会到,在被颂扬的爱之前,有一种迷惑的、自私的,但必要的爱。
梗来自 @dome 君的“街垒上是阿波罗,酒馆里是狄安娜”
没什么新意的Canon,请注意避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前夜,一切都在沸腾,拿三色旗的人、拿刺刀与手枪的人、大学生、工人、艺术家、铺路的石板、拆散的酒桶、饮料店外快要融化的地面翻卷着的纸张与尘埃,总而言之,一切。与四月的情景不同,那时在秘密中翻涌着的热浪,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可遏止的了,在最后一次交头接耳、筹划着第二天分发武器与建造街垒的细节后,科林斯的秘密会议已经结束,在ABC社的人员再次各走一...

1 2 3 4 5
© Bluefarewell | Powered by LOFTER